首页  »  强暴性虐  »  音乐係的美女

^_^以下图片仅供狼友欣赏,图片上水印网址都是有病毒等,请勿尝试打开!

      

「我的女神,不要走啊……不要走……我们还没……」

保罗从午觉中惊醒过来,他发现被单湿湿黏黏的,「原来是梦啊。」

他不禁感到遗憾。他已经二十岁了,却还没有真正的性经验,所有的知识,都是从成人杂誌和***里面学来的。谈起对付女孩子,他还真的不行,除了弹钢琴以外,他什幺事都做不好。「对了,现在要到琴房去。」

他想起音乐係的教授告诉他,今天要和一个叫作雪伦的女孩子一起练习。他看看时钟,下午四点,该是出发的时候了。到了琴房里,看来他的伙伴还没到,他一时兴起,便坐在钢琴前弹奏起来,这是他舒解郁闷的最好方法,在弹奏的时候,他才能忘记所有不快乐的事情。他弹得很专心,也没注重到有人进了房间。「对不起,请问你就是保罗吗?」

她的声音打断了他,让平时一向很少错误的他弹错了一个和弦,她有点难为情的笑了笑,说道:「对不起。」

他的喉咙像是被哽住了一样,什幺话都说不出来,多幺愚笨,在这样一个美女面前他竟然这样失态。「噢,是的,你是雪伦?」

「没错。」

她很用力的点点头,浅黑色的长髮像是一波波的海浪随着落在她的肩上:「真对不起打断了你,你弹的真好。」

「谢……谢谢你。」

保罗一边回应,一边打量着这个教授指派给他,在音乐係里主修声乐的漂亮女孩。她似乎被他瞧得不太安闲,脸颊泛出了玫瑰般的红晕,他终于好不轻易把视线移开她的脸蛋,但却犯了更严重的错误:他的眼光停留在了她的胸部上。那本被她双手环抱紧紧抵在胸前的笔记本(多幺幸运的笔记本啊!)完全无法遮掩住紧身毛衣下那对乳房的浑圆度、饱满度。「嗯,所以……」

她试着说些什幺。保罗努力把视线从她身上移开,说道:「噢,对不起……」

然后又沉默了。雪伦害羞地把笔记本交给他:「这些谱是用来给你在我唱歌时弹奏的。」

保罗接过笔记本,稍微看了一下,然后又抬起头来,看着她:「那幺,你想……想要先唱哪一首?」

「嗯……」

她拿回笔记本,翻了几页:「就这首好了。」

「嗯……让我瞧瞧,好吧,我想我应该弹得了这首曲子。」

他把笔记本放在钢琴架上,对她点了点头。雪伦站在钢琴边,双手托着腹部準备她那对丰满的乳房和放在腹部的双手,像是围成了一个小小的山洞一般,保罗真想把他的头凑到这个山洞里,他费尽工夫,才再次地把视线从她身上移开,转移到了琴谱上。

当雪伦唱的时候,保罗只觉得一股暖流从他身上涌现:她的声音就像她其他的部份一样漂亮!在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,他们练了两首曲子,和雪伦,这样一个丰满的美女如此地靠近,使保罗想起了《歌剧魅影》里的剋丽丝汀,她那对浑圆的乳房就像她的声音一样地有震撼力。他的手指和她的声音都累了,于是他们决定今天就到这里为止。假如保罗是一个布满活力、做事积极的男人的话,那幺他应该会邀请雪伦去看电影或是吃晚饭;然而,对这样一个害羞、只会弹琴的他来说,能够陪一个漂亮的年轻女孩子走回文学部旁的宿捨,就已经是一件足以让他兴奋上一整天的事了。她站在宿捨前的长廊,甜美地微笑着对他挥手说晚安,然后他依依不捨地离去了。

保罗很快地就回到他的公寓,他连衣服都没换就躺上了床,他整个脑子都想着雪伦。他无法不去想她,她是如此漂亮,她的笑脸多幺灿烂,她的胸部是如此的丰满、如此的坚挺、如此的浑圆……「真没想到教授竟然指派了一个《花花公子》的封面女郎跟我练习。」

他一边想着,一边露出了微笑。他伸手从床底下取出了一本成人杂誌,瞧了瞧书里头美艳的潘蜜拉安德森的照片,然后歎了歎气:「我很遗憾,潘蜜拉,不过你被别 人比下去了。」

接下来的每个礼拜一、三、五晚上,他们都一起练习,他是如此的期盼着这些夜晚。每一次他都想要鼓起勇气约她出去,但是他总是无法开口,她的漂亮就像是强力的防护罩,让他这样一个书獃子无法穿透。「她不可能喜欢我的。」

他总是这样想。一天半夜,保罗从宿捨走过,正好看见了在长廊上的雪伦,雪伦微笑地向他挥手:「哈罗!」

她今天晚上穿了一件洋装,保守的剪裁把她完美的曲线巧妙的包住「好晚了!」

雪伦说道:「你这幺晚来这里做什幺呢?」

「噢,我来拜访一位朋友。」

保罗指了指远方的一间房子:「我正在回家的路上,然后就看到了你。你呢?这幺晚了还在外面?」

「今晚的天气很凉爽,而且我睡不着,所以我就来这里坐坐,看看书,看看天上的星星。」

「你在看什幺书呢?」

保罗很好奇摆在长凳上的是什幺书。雪伦一边「格格」

地笑着,一边用手把封面的书名盖住,但是太迟了。「我看到了,原来是那些滥情的小说啊?你很喜欢吗?」

雪伦害羞地看着他,像是在承认自己隐藏的罪行:「我……我喜欢幻想我自己……你知道……」

「嗯,你要进来喝杯什幺吗?我可以泡热巧剋力,嗯……我最爱的饮料!」

她站起身来,丰满的乳房也跟着跳动,紧紧地吸引了保罗的眼光。「好啊。」

在屋里,他仔细瞧了瞧她住的地方,非常整洁,不像一般大学生的房间那样的杂乱。「你想要喝什幺呢?」

「嗯……你说的热巧剋力听起来不错。」

「好啊!」

她兴奋的说道:「那我也要一杯。」

她走进了厨房拿出了杯子开始忙着。保罗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他这漂亮的新朋友在厨房里忙着。他很兴奋她现在没有直接面对着他,这样一来,他就可以大胆地欣赏她姣好的身材和漂亮的脸蛋而不被她瞧见。她一边哼着歌,一边冲着热水。很快地她就端了两杯热巧剋力出来,她把一杯端给了保罗,然后坐在他的旁边,两腿交叉地坐着。「要是衣服再短一点就好了!」

保罗这样想着。起初他们还讨论着这几次的练习,哪些地方该改进,该选哪些新曲子,但是过了一会儿他们似乎就没有话说了,他们只是坐着,一边喝着他们的热巧剋力「你有女朋友吗?」

她忽然间问。「嗯……没有,现在没有,我以前交过几个,但是,她们不是我喜欢的那一型。」

「为什幺?」

她严厉地看着他。「嗯……她们都很好,只不过……」

「只不过什幺?」

现在换成保罗害羞了:「嗯,我不知道我该不该说……我的意思是……」

「我是你的朋友,你可以告诉我!!」

「嗯……好吧……她们很平。」

「很平?」

「嗯……是的……平……你知道的……平胸。」

他看着自己的大腿,以避免瞧见雪伦生气的神情。这段友谊真的很美好……想不到这样就结束了雪伦看了他一会儿,然后忽然大笑起来,「这很难启齿吗?」

她一边笑,一边问道。「嗯……我不确定。」

他脸红地回答道。「我还以为我自己很害羞呢!!原来你比我……」

她把身子靠在沙发的扶手上,一边不能控製的笑着,胸部轻轻地晃着。保罗发现自己又在瞧着,马上转移视线到自己的腿上。「保罗,」

雪伦停了下来:「看着我。」

他兴奋地照着做了。美女!!她真是不摺不扣的美女!「我们是朋友!知道吗?你不用那样害怕地不敢瞧着我。」

保罗的脸又红了,他现在真的不知道该看哪里了!「保罗,你喜欢这样看着我吗?」

她现在非常严厉地看着他。「嗯……」

他不好意思地回道。「你说什幺?」

雪伦凑了过来,把手指放在他的脸颊上:「我听不到。」

「我无法不看着你,因为你是我看过最性感、最漂亮的女人。」

他紧张地看 着地上。过了一会儿,他才敢抬起头来看她,只见她笑咪咪地瞧着他:「你是说真的吗?」

他用力的点头,然后又紧张地看着地上。此时此刻,他的情绪相当複杂,快乐:现在他是多幺的靠近她;惧怕:因为毫无疑问地他已经触怒了她。「她一定会把我踢出门外。」

她沉默了好一阵子。好色的想法忽然间在保罗的脑中浮现,他又抬起头望着她。雪伦笑着问道:「你在想什幺?」

「嗯,我在想,不知道你的衣橱里有没有一些你平常不敢在校园里面穿的衣服呢?」

她合拢了性感的双唇,想了一阵子,说道:「有啊?怎幺了?」

「喔,没事,我只是在想也许你能穿那些衣服给我看。」

雪伦露出了惊奇的表情,然后笑着站起身来,转身走进她的房间,她大声说道:「马上回来。」

「噢噢噢噢……她真的愿意这样做吗??」

保罗想着保罗坐在沙发上等着,过了一会儿,他的演奏伙伴从房间走了出来,保罗看了差点没昏倒。雪伦站在他身前,穿着一件紧身的白色薄衬衫,领口开得非常低,衬衫的前面有几个扣子。对她来说这件衬衫实在是太小了,两颗浑圆的乳球被挤在一起,紧紧地撑开了衬衫的布料。她突出的那对乳房把衬衫往上撑起,使得她的肚脐露 了出来。在下半身她穿的是极短的粉红色短裤,他从来没有看过她的大腿,它们实在是白皙又性感。「所以呢?你觉得怎幺样?」

她纯真地问道。「噢……」

他一边回应,一边毫无忌惮,好色地瞧着她。雪伦笑了起来:「记住,因为你是我的朋友,我才做个这样子给你看!」

说完,她便把双手放到脑后,头往后仰,在保罗眼前高高地挺起了她的那对乳房。隔着薄薄的布料,保罗隐约可以看到她乳晕的印子,她没有穿胸罩!保罗吞了吞口水。「在外面我绝对不敢这样穿的。」

她换了个姿势,胸部就像是果冻一样也跟着摆动。她可知道自己现在这个样子对保罗来说有多幺刺激啊!他的肉棒已经像钢筋一般地撑着他的裤子。她知道自己在做什幺吗?「那幺……现在你想要我怎幺做呢?」

她问道。「嗯……我想你应该解开最上面的扣子。」

拜託啊拜託啊拜託啊拜託啊!「噢……你想我这幺做?好吧,但是因为你是我的朋友,我才这幺做喔!」

说完,她的手指就滑上了胸前,慢慢地解开了那颗扣子。她那对乳房的重量,使得那件衬衫马上往两旁分开,露出了夹在两座山峰中间那道深深的乳沟。保罗已经完全无法用理智去控製自己不去瞧她了,他饥渴地看着那道乳沟,他真想马上把头埋进里面然后舔弄……「想要我解开下一颗扣子吗?」

她给了他一个甜美的笑脸。他点了点头,她的手指移到了那颗钮扣上然后慢慢地,以一种让人无法忍受的慢法,解开了它。衬衫又向两旁分开了一些,现在保罗可以看到雪伦三分之一的乳房。「还剩一个扣子,她会解开吗?假如她解开的话,我能够控製自己不扑上去吗?」

保罗想着:「拜託啊上帝!至少让我看到山顶上的景色吧!她的乳晕会是什幺颜色呢?」

那可怜的钮扣看来正很辛劳的努力不使衬衫敞开,四面的布料已经被拉到了极限……「噢!」

雪伦温柔地说着:「我想这颗钮扣要崩开了,我想我最好也把它解开。」

她的手指滑向最后一颗钮扣然后解开了它。哇啊啊啊啊啊啊啊!!!!!!!!!!!她的衬衫完全敞开了,她的乳房跟着露在外面,两颗饱满的肉弹瞄準了保罗的头。他看了又看,他从来没有看过这幺完美的胸部,外形这幺圆滑,这幺「美味」

,就连成人杂誌的模特儿也比不上。两边的乳晕都是漂亮的粉红色,在那中间的是……当然,是乳头,带着和乳晕一样的颜色,只不过现在显得有些坚挺,坚挺得足以诱惑每一个男人。雪伦轻轻地动了动身体,使得两座有份量的山峰由一边摇到一边,又由一边 摇到另一边。「你觉得怎幺样?」

她问道。「很美。」

他歎道:「美到让我不敢相信。」

「那很好,现在轮到你了。」

他点了点头,眼光仍然停留在三十公分外她那漂亮的双峰上。「请为我脱下你的裤子,我想要看你……看你的……你知道的……」

「哇……」

保罗这样想着。他慢慢脱下裤子,坚硬的肉棒马上向外施压,想要突破内裤的布料,他抓住内裤的上端,在雪伦的注视下缓缓地把它拉了下来,雪伦看起来就像是看得着了迷一样。他把他的肉棒往上推了一点,好让她看仔细,他可以听见她急促的呼吸。「噢,保罗,它看起来真不错。」

她声音小得几乎让人听不到。他用手指把它轻轻抬起,然后用指尖触摸着它,好让它变得更大,现在,它就像石头一样硬。可是,他一定要小心,他现在非常兴奋,要是再玩弄下去,也许他就会射了。雪伦跪了下来,用双手托起了她的乳房。它们是如此的丰满,从她的指尖和掌心中溢了出来。她用一种好奇的眼神瞧着他胯下的肉棒,慢慢地向前靠过去,保罗也把双腿分开。她托起了一边的乳球,使得她的乳头离他肉棒尖端只有一寸不到的距离,他也把他的肉棒直直的托起,假如他放手的话,它就会碰到她那粉嫩的乳头。 雪伦又靠近了几分,慢慢地、慢慢地,直到她的乳头触碰到了他的肉棒,刚好在尖端上,尖端对尖端。看来再来他必须要有相当的意志力,才能不让自己全射在这丰满的乳球上!「你知道吗?」

她轻柔地说:「我从来没有看过……看过男人的……」

「真的?」

「嗯……这是我第一次……我从来没有做过任何像刚刚那样的事情。」

当她说话的时候,她用手指绕着她的乳头,然后温柔地,缓慢地,用乳头摩擦着他的肉棒。保罗忽然想到这是他们第一次接触到对方的身体,之前他们甚至连手都没握过!对第一次来说,这是多幺美妙的接触方法啊!!保罗感到下体传来强烈的快感,他仍然用手托着自己的肉棒,好让雪伦继续用她的乳头爱抚它。她的乳头在它的尖端转了又转,转了又转,假如她的身体再往下低一点,那幺他硬挺的肉棒将会完完全全地陷入其中一颗柔软浑圆的乳球。然而,她只是用自己的乳尖挑逗着他。现在,她把乳尖从肉棒的尖端滑下,一直到滑到他的两颗睪丸,然后,又慢慢地顺着原路滑回去。「这样的感觉很好吗?」

她问道。「噢!当然啦,非常好!」

「嗯……那就好……」

她用她的乳头爱抚着他的肉棒好一阵子,不让乳房的任何部份碰触到它,只 有乳头。她的乳头现在挺立了起来,而且……噢……如此的适合吸吮!!他现在只用一只手托着他的肉棒,另一只手慢慢地向上游移,直到他的手指触碰到她那对柔软又暖和的乳房。「啊……你……」

当他把手指陷入那完美的乳房中时,她的呼吸变得急促了起来。他的手指在她的山峰上尽情地玩耍,尽情地摆动,抚摩那光滑的肌肤,还不时揉捏着,他感觉到她的乳球渐渐地在他的手指间膨胀了起来。她用双手把她的乳房托了起来,正好托在他的脸前,让他随意处置。他的双手伸向它们,并了玩弄。「噢……噢……」

雪伦不时喘息着,她被爱抚得非常舒适。保罗对她那对丰满的乳房又揉又捏,她故意摆动身体,摆脱了保罗的手,并且「格格」

地笑了起来,然后又发出了更悦耳的呻吟,因为保罗的手指又抓住了它们,而且这次他还攻佔了山顶。他压着、拉着、搓揉着她完美的粉红色乳晕,她的乳头变得又热又硬挺,保罗的手指也抓住它们,玩弄着它们、转着、挤着,当他把它们轻轻向外拉时,她呻吟得更厉害了。「我想要吸吮它们……」

他才刚说完,雪伦就把整个胸部靠了过来,把他的脸埋在她两个柔软的乳球之间。她用手托住他的后脑,让他的脸能靠得更近…… 「嗯嗯嗯……」

他的手移向她乳房的两边,然后把它们挤向自己的脸,用力地推挤,这样他才能更用力地吸吮她的乳房,好满足他的饥渴。他感觉到她挺立的乳头滑入了他的嘴里,他用手把它向里面塞进去,然后吸吮它、吸吮它、吸吮它!用他的舌头舔弄着,用他的舌头扫过每一寸肌肤。雪伦的呻吟现在变得更大声,而且连续不断……他吸吮着、爱抚着她浑圆的乳房至少持续了三十分钟,揉捏着它们,亲吻并舔弄它们。最后他终于停了下来:他并不想停下来,但是他的手、嘴都累了,他一边让雪伦的乳房离开他倦怠的手指,一边深情地看着她。她也温柔地看着他,然后她的唇慢慢地靠上了他的唇。他们这一生一定都不会忘记他们的初吻,他们吻得如此的久,如此的深情。

起初有一点不顺(因为他们以前都没有像这样的吻过),但是他们用舌、用唇不断地探测着对方,很快地他们就抓到了诀窍,然后就一发不可收拾了,他们的唇紧靠着彼此,他们的舌像是有无穷的精力一般地缠绕着,跳着热舞。过了很久,他们的双唇才依依不捨地离开彼此。

接着,她用双手抓住了他的肉棒,把他的肉棒埋入她的乳球间,并且不断摇动着它们,她用她的乳房磨蹭着,好让他的肉棒在她一波波的乳浪中窒息。她紧 紧地抓着粗大的肉棒,用力的抵着她丰满的双乳。

他的肉棒完完全全地沦陷在那饱满的双乳中了!似乎变成了她自己的玩具,她想怎幺玩,就怎幺玩。保罗把双手撑在沙发的座垫上,尽情地享受着雪伦乳房激烈的摩擦。

她把自己的乳房往中间挤压,好把粗大的肉棒睏在中间,然后把它们一路推上去,又一口气推下来,一路推上去,又一口气推下来,上下往返地动着。保罗从来没有过这幺强烈的快感。雪伦的爱抚是如此美妙!

让他如此兴奋,让他如此接近着爆发的临界点,却又能持久而不射出来。终于,他爆发了,雪伦惊奇地叫了出来,她从来没有这样子抚弄过男人的性器,不知道保罗会这样忽然地射出来,因此吓了一跳。浓稠的精液喷洒在她的乳房上、颈子上和脸上,她顽皮地笑了起来,伸手去搓揉着保罗的肉棒,好让他能够把剩下的精液全部喷洒出来。她还用舌头去舔,细细品嚐着他的味道。保罗伸手到雪伦的双乳上,帮助她把乳房上黏稠的精液涂抹均匀,像抹防晒油一般。她先把他的肉棒和手指舔了个干净,然后就低头去舔舐布满在胸部上的白浊液体,从乳尖到乳房根部,都不放过,像是在吃冰淇淋一样。他们两人都非常倦怠了,于是他们便躺上了她的床,一边笑着,一边躺下。

他们亲吻着,抚弄着,互相探索着彼此的身体。雪伦用她那对又丰满又柔软的乳房,埋住了保罗的头:她好希欢他的头夹在她双乳之间的感觉,尤其是当他呼出的热气触碰到她赤裸的双乳的时候。很快地他就进入了梦乡,然而他的头仍然依依不捨地靠在那对美好的枕头上。

保罗忘记自己已睡了多久,他只知道当他醒来的时候,他的头仍然枕在雪伦漂亮的双峰上,那对他最爱吸吮的山峰上。一想起了昨晚的欢愉,他的肉棒又挺了起来,紧紧地抵在雪伦的腿上,他把盖在雪伦身上的棉被给掀开,慢慢地欣赏她,这个他心目中的漂亮女神,现在任他随意处置的女神。他终于又忍受不住,朝她那对浑圆却又无助的乳房扑了上去,雪伦「啊」

的一声,被他惊醒了过来。他又揉又捏、又揉又捏,雪伦的乳房随着他的节奏,在他的面前转动着,他的舌在两座山峰上滑动着、舔着、轻咬着、绕着乳头的四周画圈、然后又吸吮着它们的尖端。雪伦压着他的后脑,好让他能吸吮得更用力,吸吮到更多部份,他带着无比的兴奋,恣意地啜食着它们。

雪伦用双手托着自己的乳房,更深入地把它塞入保罗的嘴,在他的嘴里又进又出、又进又出,她那丰满的乳房正兴奋地强暴着他的嘴。就像是昨晚一样,他爱抚着她的双乳爱抚了有好一阵时间,直到他的手指感 到倦怠,他才停下来,然后随即把他的舌送入她的嘴里,给了她一个浓烈的吻,他们紧紧地抱住对方,激烈地进行着舌战。当他们贪婪地互吻着对方时,雪伦不自觉地就把保罗的双手带到了她的两腿间,当她反应过来时,已经太迟了,保罗的手指已经抚摩着她那两片早已湿淋淋的阴唇。保罗忽然间醒悟到自己正触碰着雪伦的禁地,于是他停了下来看着她,想要她的答应。「噢噢噢……感觉很棒,继续啊,不要停……」

她抓住了保罗的右手,然后把它放在自己的阴户上。「嗯……让我们看看这里有什幺?」

保罗的舌头扫过了她的颈子,她的乳房间,顺着她的腹部滑下,越过了她的肚脐,直到他的舌尖被她的阴毛给阻住。他一边抚弄着她那柔软、粉红色的阴唇,一边仔细地瞧着她的禁地。除了在成人杂誌和电影外,他从来没有看过女孩子的阴户。他不很确定要怎幺样来爱抚女孩子的阴户,他只是用手指在她的阴唇抚摩着,但是从她的欢愉的叫声来判定,他应该没有做错,于是他继续着他的爱抚。「噢……对了……噢……噢……保罗……」

她抓紧了床单,并且发出了更愉悦的呻吟。「这一定就是阴蒂了。」

他这样想着,然后用舌头出其不意地攻击了这个敏 感的地带,雪伦的身子缩了一下,发出了非凡大声的呻吟。

保罗含住了她的阴蒂,然后温柔的吸吮着它,用舌头轻舔着它,他的爱人现在疯狂地叫着他的名字,她托着保罗的头,让他凑得更近更近,他的舌头没有别的去处,只能进入两片阴唇之中,探索着她的秘密……过了好一阵子,保罗才了解到自己现在作的事情有多幺非凡:他正用着自己的舌头干着她的处女地!!保罗的舌头在她的裂缝中尽情地摇摆、滑动、抽插,他的舌头为她带来了强烈的快感,她的双腿紧紧地夹住了他的头,她的手指紧紧地抓住了保罗的后脑,她叫得如此大声,如此激烈,保罗很确定她一定有好几天不能够练唱了。

她的乳房跟着晃动着,保罗一边满足地品嚐着她,一边把双手送上她的上身,指派给它们新的任务:一项搓揉、揉捏的任务。后来当保罗和雪伦聊起来这件事,保罗才从雪伦口中知道原来他的舌头已经带给了她两次的高潮。不过在这个时候他并不晓得他有这幺厉害,他唯一知道的是口交是一件很「黏滑」

的事,因为他的嘴、他的脸颊、他的下巴,都已经沾满了她的爱液。在停止了舌头的攻击行动后,他把湿滑的脸埋在她的双乳之间,把沾在脸上的爱液均匀地擦在她的双峰上,然后又一次地吸吮着它们。 整个早上,这对爱人都躺在床上,有时作着爱,有时又说着情话。假如不是因为雪伦的室友莉莎回来的话,他们可能会就这样渡过一天。他们急忙地穿上衣服,匆匆忙忙地从房间走出来。只见莉莎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们,忍不住地笑了出来,说道:「做得好,雪伦!」

那天晚上,雪伦在保罗的公寓里过夜(当然不只有那一晚!)不过,用「过夜」

这个词来形容他们共渡的时光,似乎不够贴切:她那对丰满的乳房被他一次又一次的搓揉,一次又一次的吸吮……

共1条数据 当前:1/1页 首页 上一页 1 下一页 尾页 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