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 »  欧美性图  »  致命吸引力(第5-6章 共11章)

^_^以下图片仅供狼友欣赏,图片上水印网址都是有病毒等,请勿尝试打开!

      

第五章        无尽的欲望和妄想

  那家叫做「苏菲亚」的店,杂在一些高楼大厦中,显得毫不起眼。

  在入口处付费后,穿过了大厅,被安排在一个房间里,坐在不太宽敞的皮沙发上,脚踏着长毛地毯,让人觉得此处甚为华丽。

  「在这张纸上,写上你所希望的。」

  手上接过纸条的齐藤,比起紧张兮兮的修司,笃定多了。

  纸条上写着许多项目,包括指定的女性名字,年龄、服装、玩乐内容。

  修司第一次来此,不知道如何写才好,又不好意思问齐藤,只好自己硬着头皮想。

  「我跟着你玩好了!」

  修司一个人自言自语,看着齐藤已经快写完了,突然觉得自己不适合来这个地方。

  「唉呀,你不是齐藤先生吗?好久不见了。」

  高吭的声音,让二人同时擡起了头。只见一个身材高挑,穿着深蓝色类似空中小姐制服的女子,笑盈盈的走进房间来。

  「啊,是妈妈桑。」

  齐藤也用夸张的声音跟她打了招呼,兴奋的心情溢于言表。

  虽然齐藤喊她「妈妈桑」,可是这女的看起来相当年轻漂亮。

  「这位想必就是你在电话里提起的朋友吧!欢迎、欢迎,我名字叫雪乃。」

  这个叫「雪乃」的女人深深的一鞠躬,姿态有如迎风摇摆的柳树那般地优美。修司一时反而不知如何应对才好。然而,在紧张中,他仍可感觉到自己一丝丝的情欲正在扩散中。

  「请、请多多指教。」

  修司那羞怯的声音,竟好像是在接受面试一样,身体也跟着发抖起来。

  这付情景,逃不过经验老到的雪乃的眼睛,她立刻接下说:「今天晚上希望你们好好地玩。」

  齐藤也上前对雪乃交头接耳一番「这家伙就拜託妳啦!」说完后便退出了房间。

  二十分钟以后,修司站在指定的211号房间门口,这时他的心已经镇定了不少。

  强暴、模彷医生、近亲相姦…等等众多游乐当中,修司选择了一个叫做「夜晚爬上床」的游戏。

  「你的对象要挑谁呢?」

  雪乃给他看了十几张年轻女孩的照片,照片下注明了她们的名字、年龄、生辰年月日、星座等等。

  齐藤说的没错,这些女孩子果然是个个都很可爱。

  「这里面的女孩子,任你挑选。」

  然而,看了照片后,他仍然对雪乃的印象最为强烈。除了她以外,别的女孩子他都没有兴趣。

  或许可以央求雪乃做为游戏的对象,可是说出来的话,不知道会不会被她拒绝。

  「如果我挑雪乃小姐的话,可以吗?」

  「啊,是我?有什幺不可以呢?被你选上,是我的荣幸呢!」

  雪乃的身上,有着不同于一般风场中女子的气质。而且她今年也是二十五岁,正好与嫂嫂同年,这便是修司选择她的主要原因。

  由于想起自己很喜欢嫂嫂穿着洋装式睡衣的样子,于是修司也要求雪乃穿上那样的衣服睡觉。修司此刻心里想着,雪乃真会照自己的意思去做吗?她躺在床上是怎样的一幅景象呢?

  他轻轻地转开门把,一边吞着口水,蹑手蹑脚的溜进了房间。脚发抖着,全身上下不由得紧张起来。

  房间里只点着一个小灯泡,显得相当昏暗。可是没多久,眼睛立即适应了週遭的黑暗,他看清了房间内的面貌。

  左手边摆着一个小柜子,音响,电视,而床就在他右手边。

  这个游戏是设定哥哥出差,去了兄嫂的房间。本来是要雪乃扮演的角色叫「贵子」,然而修司怕嫂嫂的名字曝光,于是改称「姊姊」。

  「多美丽的姊姊啊,可是妳偏偏是我的嫂嫂,我只能含着妳的指头,为什幺呢?」

  「哎哎…」

  「现在我终于可以实现自己长久以来的愿望了,我可以为所欲为了。」

  修司并没有说出和兄嫂一起生活的事。

  他提着脚步,慢慢的贴近床边,扮演嫂嫂的雪乃此刻正躺在床上。胸部以下盖毛毯,肩上披着一块紫色的布。

  修司的心脏好像要暴裂开来,这种事对他来说还是头一遭。在尚未踏入房间时,股间那东西已开始隐隐做痛,这时更是昂然挺立了。

  他站在床边,欣赏她的睡姿。只见她闭着双眼,灯光清楚的照耀下,他正可以好好的观察。

  她那张脸真是愈看愈美,高挺的鼻子下面配上恰好厚度的嘴唇,让人想立刻紧抱住她不放。

  她的脸到底是与贵子不同,她有着更成熟的女性美,而现在却要代替贵子的影像。

  一闭上眼睛,贵子的脸马上就出现在他眼前,修司彷彿真的置身于兄嫂的房间里。

  他发抖的手,伸进了毛毯里,再提起勇气,慢慢地手往下移,那对美丽的胸部露出来了。

  修司将嘴里的口水往里吞,他甚至还能听到那混浊的声音,而紧张慌张的呼吸声音也不断出现。

  那对乳房被紫色的浅纱包裹着,透露着些许神秘的气氛,彷彿在向他招手。

  想去触摸她,又觉得有点惧怕,修司心里起了一阵挣扎,于是面对着那对乳房,他竟恍惚起来。

  不久,隐藏在心底的愿望愈来愈强烈,他已经无法再压抑了。

  于是,他慢慢地将繫着蝴蝶结的睡衣扣子解开。此刻的修司,感到从未有过的幸福。

  紫色的薄纱左右被分开,首先出现在他眼前的是深陷的乳沟,接着那丰满的肉丘也跟着展现出来了。

  他用手指将整块布挪开,她雪白的肌肤,吸引住修司的视线。

  啊啊,多幺柔软啊…

  修司第一次如此的贴近女性的乳房,他立即伸出手在上面抚摸着。

  这样的碰触,以前从未有过,那肌肤彷彿涂上一层奶油,深深地吸住他的指尖。

  一面抚着乳房,自己的下半身也似乎受到了冲击,牛仔裤下的东西,也开始蠢蠢欲动了。

  修司一方面感受自己生理的变化,一方面用手掌轻轻揉着那对乳房。

  乳头已有了反应,好像在搔着他的手掌,这现象同时刺激着修司的感官。

  他的手一方面在乳房上游移,嘴唇也凑至勃起的乳头…用舌头去挑拨。

  多棒的一种接触啊,而且还有股甘美的味道…

  或许受到了诸多的搔痒,女体开始摇晃起来了。修司不加以理会,舌头、嘴唇、手一齐行动的玩弄她的乳房。

  像布丁似的乳房充满了弹性,沐浴在修司的亲吻当中,显得十分陶醉。修司不断吸着那肉蕾,舌头来回地转动,手也在上面抓揉着。

  啊啊,贵子…,太棒了,我一直都盼望这一天能来到…

  修司心里一面唸着嫂嫂的名字,一面把脸颊埋进乳房中,多幸福啊。

  他期望这样的舒服感觉能不断持续下去,兴奋之余的修司于是採取了下一个行动。

  他剥开了覆盖在她身上的毛毯,横躺在床上的女体便曝露出来了。淡紫色的薄纱下的裸体,玲珑的曲线此刻正呈现在他的眼前。

  啊啊,好美的身材…

  的确是如此,与修司梦寐以求的贵子的肉体相比,雪乃毫不逊色。

  他的视线在饱尝了丰美的女体后,修司迅速的脱掉身上的衣服。

  修司的眼睛此刻已经像是被火焚烧过般,那女体有如一块强力的磁铁,紧紧的吸住他的目光,现在他的视觉焦点落在她大腿的接合处。

  他的全身滚热着,竟觉得有些目眩。睡衣下是一件暗紫色的底裤…

  那下面便是女性最隐密的部位了…

  修司望了一下她假寝的脸。「嫂嫂」此时闭起了眼睛,正在睡觉。

  轻轻地抓起她的睡衣,解开她前襟的钮扣。一个、二个、…那付身材,可以说一点赘肉也没有,柔软光滑的肌肤,展现的是成熟的女性美,对男性来说,这样的光景实在非常刺激。

  身上的扣子已全被解开来,睡衣分开在她身旁两侧。雪白的大腿耀眼得伸展着,似乎在等待人家的触摸。而底裤下那高耸的部位,充满了神秘,不断地蛊乱着年轻男子的心。

  展现在修司面前的女体,对他来说彷彿是一件高价的瓷器,他以触摸珍品的心情将手放在她的大腿处。

  每当他的手指一滑动,便能感受到来自女体的温润立刻传至他身上,那种快感,实难以形容。

  他又将手滑进大腿内侧,温热再次包围着他,激起了他心底淫念的冲动。

  于是修司的手性急的再往里面伸去,直向底裤的根处摸去。女体彷彿要闪躲般的蠕动了一下。他的手急忙的穿过底裤,接触到柔软的肌肤。

  那种感触实在难以形容。全身的欲望已被激起的修司,无法按捺住那股熊熊的欲火,他立刻剥去那仅剩的紫色内裤。

  按照原先的剧本,修司只能静静地欣赏这个神秘的部位。但是,尚是童贞的修司此刻冷静下来,似乎是一件办不到的事。

  他的眼睛一接触到那遍布耻毛的所在,便迫不及待的将嘴唇凑过去。

  「啊…你在干什幺!修司,不要这样!」

  来自上方的声音响起,然而修司故意不去理会,他将那件底裤整个脱去,用力分开她的大腿。

  「修司!你想对姊姊做什幺事!」

  「嫂嫂」踢着脚抵抗。可是这幺一来,整个私处更加暴露出来,那满布情慾的景色反而刺激了修司的性欲。或许,这也是故意安排的巧妙演出。

  将她两腿强制分开的修司,不管三七二十一,莽莽撞撞的便将脸贴过去,缠住那複杂的峡谷之间。

  「啊,不可以!那地方…」

  女体的演技简直太逼真了。那具体的女性底部的景象清楚地横陈在修司眼前。再凑近一看,初次接触女性性器的童贞少年,心里更加迷惑了。

  修司胡乱的便将嘴唇押上她的秘裂处,舌头也在里面乱搅一通,翻弄着肉唇。

  他只是一味地将头栽进去,至于那究竟有何感觉,他全然不去理会。

  修司此刻的行为完全出自雄性动物猎捕雌性动物的本能,他的舌头不断舔着那秘裂的部位。

  她的底部周围已被他的唾液濡溼,竟闪着微光,更增加了挑逗的意味。

  啊啊,这就是我所期望见到的XX…

  他再次埋进那谷间,舌头舔进了花蕊,慌乱中紧紧押住了女体。

  「不可以!修司,快停止!」

  「嫂嫂」拼命的抵抗,想把修司推开。

  「姊姊,拜託啦!我一直都好喜欢妳…」

  说着、说着,竟然有些硬咽,心里突然酸酸的,眼泪都快流出来了。

  「虽然我那幺喜欢妳…可是,却始终得不到妳,我只想抱抱妳…」

  「唉呀,真拿你没办法,就随你喜欢好了。」

  这回,他準备去吸食那颤动的乳房,已经勃起的阴茎开始摩擦着她的大腿和下腹部。这样的感触多幺地甘美啊,修司不禁想着。

  那阴茎紧压着女体,兴奋的反应有如火山即将爆发前那样地浓烈。

  啊啊啊,我要!两人身体快点结合!我要…

  修司已完全跌入激情的悬谷中,早就忘记原先剧情的安排。他的心里只希望两人身体儘快交合,于是那挺立之物直进攻她大腿的谷间。

  「啊啊,修司,不要这幺急!」

  「不,我已经忍耐不住了啊!」

  至于,应该如何结合,主动权是在「嫂嫂」手里,修司已无暇去管那幺多了。

  他急急忙忙想插入,虽然调整了位置与角度,可是始终无法得逞。

  「你这孩子真是的,没想到你如此喜欢我。这样吧,就只限这一次哦!」

  「嫂嫂」已经看出了修司拙劣的演技,她于是伸出了手,抓住他的阴茎,慢慢引它进入。

  这时候的修司,兴奋已达到了顶点。自己的敏感部位被女性柔软的手接触时,竟是如此的刺激。

  「啊啊啊,啊啊…!」

  就在即将圆满达成愿望时,那阴茎竟然提前爆发,白色的液体喷洒了出来。

  精液飞散在她柔滑的下腹一带。

  「啊啊,对不起…我,这是第一次…」

  修司的演技确实是十分差劲,「嫂嫂」雪乃也觉得甚为诧异,不过她仍是耐着性子。

  「傻孩子,修司…没关係啦。这种事你别将它放在心上,别紧张啊!」

  雪乃一方面温柔的安慰他,一面将他推开。她挺起了身子,拿了一些纸巾将大腿、下腹部的液体擦拭乾净,然后又对修司婉然一笑。

  「修司,你这样侵犯了姊姊,我要罚你哦!现在,把两手放在后面去。」

  她一说完,便拿起脱下的睡衣将修司的两手反绑起来。

  剧本上可没有这一段。修司虽然心里有点不安,可是仍顺从对方的指示,乖乖地被她反绑,然后仰躺在床上。

  「哇,你还是童贞的少年,那地方味道一定不错!」

  「嫂嫂」全裸的身体跪在床上,她这时的情态与刚才大不相同,房间里正漂散着妖艳的气氛。

  然而,昏暗灯光照过来,能勾起他的性幻想的只有那对乳房。

  现在是不是换成她要舔我的部位…

  修司心里十分乐意如此地受罚,他赶紧调整一下姿势期待那一刻出现。

  「修司,你平常是不是一边想着姊姊,一边玩弄自己吧!你老实的跟我说,我才要好好地侍候你。」

  说着,她便弯下身,扶起已经垂头丧气的阴茎。

  「是、是,我承认,对不起,姊姊。」

  「哈哈哈,你这个小鬼。」

  她握起那垂萎的阴茎,将它的前端放在自己温热的口里吸吮起来。

  「嗯、嗯嗯…」

  舔吧!继续、继续…

  修司的全身不知不觉地僵硬了起来,他摒住呼吸,心跳也跟着加速。

  被吸着的物体,彷彿被风吹起的风筝,转眼间,内部又开始充实起来。

  「唉呀呀,你看,你的精力又恢复了。」

  在舌头的挑动下,龟头已渐渐的活络挺立了。

  雪乃的舌头仍不稍加放鬆,她的嘴唇也跟着玩弄那跃动的男性物体。

  「啊啊…姊姊…」

  第一次的口交体验,让修司整个人被她所俘虏了。

  而这样的感觉,竟好像是在梦境里一样,修司仍陷入在与贵子一起游玩的错觉里。

  或许,舌头的撩拨,很容易触动人体器官的敏感反应,从阴茎的里侧至龟头的外缘,无一不感受到强烈且奇妙的刺激。

  而那肉棒被含在口中的快感,有如一阵阵的火花冲击着修司的脑神经,再扩散至他的下腹部。

  「啊啊啊,太棒了,姊姊。」

  啊,是贵子,是贵子趴在我的股间…

  修司再度陷入了错觉里,反覆不断地兴奋中,他抓紧了对方的头髮。

  「多年轻健美的身体啊…」

  「嫂嫂」的口里来回摩擦着勃起的肉块,不禁讚美起他的身体来。

  而她那样的动作,无疑地更加刺激着修司的下腹部,他那物愈加的昂然直立。

  反反覆覆的逗弄下,甚至产生了淫虐的声音。

  她的舌头由下至上不断地舔着阴茎,嘶咬着已有了敏感反应的铃口。

  「嗯、嗯嗯…」

  他此刻已经忘了任何的羞怯,贯穿全身的快感,早就麻醉了他的中枢神经,那难以形容的舒泰就好比是一张上昇曲线直往顶瑞爬昇。

  她再度含着他的龟头,舌头顶着阴茎的前端,手也抓着那已沾满唾液的肉茎。

  「啊…姊姊,我真想不到…」

  修司似乎已到达了快乐的巅峰,他不自觉的擡起了臀部,激烈的拍打着床舖。

  由于两手已被反绑,反而让他更能将精神集中在性器上,一波波接连不断而来的快感,向他袭来,修司的头忍不住向左右摇摆着。

  「好了,一切已经準备就绪了。」

  膨胀的肉棒自她嘴里吐出。「嫂嫂」显得很依依不捨的离开他的下半身。而他那布满唾液的东西此刻却特别的耀眼。

  看看「嫂嫂」的脸,已染上了一层红晕,而嘴唇上也被唾液沾得潮溼一片,表情充满着情色意味。

  修司很希望能继续享受她的口唇服务。然而,自己更重要的期望尚未达成,他满心等待着。

  怀着未可知的兴奋心情,修司此时的心里有如被蚂蚁爬窜般的悸动。

  「嫂嫂」现在骑在他的腰上,他清楚的看到她下部茂密的部位。

  那红色的淫裂处深深吸引着他,修司的眼神于是死盯着它看。

  「修司,不要看得这幺仔细,知道吗?」

  她柔软的手握起了他的刚棒想把它弄得垂直起来,然而这动作却让修司觉得十分疼痛。

  已经成熟的前端被押至温润的花蕊中…

  一连串的甘美一波波传来,穿过了全身,修司心里也起了阵阵的痉挛。

  女体渐渐往下沈…

  敏感部位的前端接触着灼热的肉体,修司的身体不由得抖动着。他浑身上下,无一不感受到来自下部的快感。眼看着彼此紧密接合的部位,修司心里起了一股莫名的感动。

  我终于做到了…

  虽然做这件事很简单,可是突然间,修司却不知为何的焦躁了起来。

  「啊啊,太棒了,修司。」

  修司的手仍被反绑,「嫂嫂」用自己的手抚摸着自己的胸部,脸上的表情恍恍惚惚,腰部也不断地上下摆动,同时,口里还传来了呻吟。

  啊啊啊,贵子…

  沈醉在温热肉体中的修司,脑里仍是贵子的影子。

  他依然想像自己正在与贵子交媾,心里呼喊的一直是贵子的名字。

  在肉裂的狭间出没的阴茎,每一进出便有被液体之溢出,构成了一片淫靡的光景。

  女体在性爱这方面显得相当有技巧,她的动作绝非常协调的移动。

  她能配合修司的反应,而调节她的速度,时而回转,时而摩擦,可说是十分的刺激。

  年轻的修司,此时的欲望已获得了很大的满足,体内的细胞,争先恐后爬至下部的顶端。

  「啊啊啊,姊姊…」

  修司的腰开始上下抖动起来。

  「再忍耐一下吧!」

  「嫂嫂」挺起了腰,停止了她的动作。

  然而另一方的修司却无法鬆懈下来,他急忙从下面攻上来。

  「啊啊啊…太好了!」

  突然间一阵细小颤抖的声音自女的喉头发出,而她的乳头也似乎受到了感染,连带的使腰部也开始晃动着。

  阴茎因此好像得到了鼓舞,卖力的在女体内进出。

  「啊啊啊,我,已经不行了…」

  修司的身体起了一阵痉挛,接着那股电流迅速的穿越全身。

第六章        深夜的电话淫交

  「印象俱乐部」的那次体验,在修司的心里留下了不少的影响。

  自此以后,他总算对女性有了些了解,无形中自信心也随之增加。

  而修司的变化,逃不过贵子的眼睛。

  「修司,你好像越来越有男子气概了。」

  在他「第一次经验」后的一个礼拜,正在吃早餐的时候,贵子突然对他这幺说。

  「是吗?我怎幺一点也不觉得。妳说说看,我那里变得有男子气概了!」

  修司的心里不由得偷笑起来,他一面注视着贵子的脸。贵子愈来愈有女人味了,全身上下充满着豔丽的光采。

  「应该怎幺说才好呢?对了,我觉得你的态度比从前稳重多了。」

  修司实在猜不透贵子是以什幺样的心态,吐出这样台词来。

  「哦,真的吗?」

  难道是接触了女人以后,便会使男人有某些改变吗?

  「也许修司自己感觉不出来,可是你确实是变了耶。」

  就在那天,修司将自己在「印象俱乐部」里的体验,儘可能的具体写在他的「观察日记」里。

  当然,他写这些东西,是故意要给贵子看的。何况,写在纸上,总比当面说给她听要好。

  两天后,果然得到她的反应。

***

  《我好惊讶,没想到修司居然会去那种场所。

  而你竟然还将与你一同玩乐的女子,幻想成是我的替身,更让我觉得不可思议。

  你对我如此地喜爱虽令我感到欣喜。然而,就如同我曾说过的,别忘了我是妳的嫂嫂啊!

  话说回来,修司还这幺年轻,对女性产生兴趣那也是理所当然的。但是,可不要太过份才好。》

***

  果然不错,贵子信上写的儘是表现出她是一个十分明白事理的嫂嫂。

  然而,这样的反应还是令修司觉得不满。到目前为止,就是因为不满,他才会设计出录音带事件。

  可是,贵子对这些事情依然无动于衷,表面上假装着冷静。

  无论如何,一定要拆开贵子那份伪装冷静的假面具,修司打从心底不断地思索。

  于是,他终于决定採取一个比较激烈的方法。将他的「十一时进行自慰」的行动化为具体的实况。

  他打算把当时的动作拍下来,将照片送给贵子。

  他将这些照片放进信封中,开始在笔记本上写下了给她的信。

***

  《我将「十一时进行自慰」的实况照片送给妳,这些都是我想念贵子时的产物。

  我希望妳在想起我时,也能看看这些照片。而且,也盼望妳能对我自慰行为有些协助。

  所以,提出一个要求。妳是否也可拍下自己的性器照片送给我,至于角度和取景任由妳决定,相机就用我的好了。

  我一看到妳的照片,便可得到些许安慰。希望妳能答应我的请求。》

***

  隔天早上,修司照样将笔记本打开,而且在上面放了装进照片的信封。

  学校下课一回到家,他发现信封已经不见了,却遍寻不到贵子的回信。

  晚餐碰到贵子的时候,他心里不禁紧张起来。

  平常的话,怕被别人误以为是性变态,他是不会採取这种可笑的行动的。可是,没想到自己会渐渐的愈陷愈深,连修司自己都难以想像。

  「今晚的菜是修司喜欢的炸猪排唷!」

  贵子还是以一贯不变的笑容来迎接他,垂肩的乌黑长髮绑在后面,露出了雪白的脖子。

  而她的打扮呢?她今晚的服装相当的大胆。

  黑色的圆领背心,配上一条几乎连臀部都要露出来的超迷你短裤,将她的身材曲线,明显的勾勒出来。

  那样的打扮,简直就是在招惹人家的注意。

  或许今天下午实在太热了,她不方便穿得太单薄。但是,光穿这样也似乎不太妥当。

  如果她是因为看了我的照片后,才做这样的打扮。那幺,她是不是想暗示我什幺呢?

  或许,她打算挑拨我那过激的企图,这样的话,她心里究竟想要怎幺面对我呢…

  「妳今天的装扮好清凉啊!」

  修司一边说着,一边将目光放在背心下的一对丰硕乳房上。

  「因为今天实在太热了,我正好在整理衣柜,于是便将这件背心拿出来穿。而且,今天还有一件很有趣的事情…」

  贵子的话似乎还有别的含意。她歪着头,话还没说完,修司这下子是无处可逃了。

  她说的有趣的事,一定是那些照片吧。

  无论贵子多幺的冷静,看到那样的照片,不可能依然毫无感觉的。

  「是那些照片吗…」这样的话虽已到了喉咙,可是修司实在说不出口。

  一旦他把这句话说出来,那幺彼此藉着写信传达心意的那份默契,以及存在两人间的幻想世界便会在那一瞬间立即崩溃瓦解。

***

  「松本,乾杯,恭贺你丧失了童贞。你已经变成大人了耶!」

  在一家小酒馆的柜台上,齐藤端起酒杯,朝着修司戏谑的笑着说。

  就在他们参加了同学聚会后,他被齐藤拉到了这家小酒馆。

  「不要为这种事跟我乾杯啦,你不觉得很羞人吗?」

  二人都喝了不少,已经有些醉了。

  「你啰哩啰嗦些什幺啊!没有经历过女人,就不能算是一个男人,你现在终于变成一个真正的男人了,应该高兴才对啊!」

  「我知道啦!我是很高兴啊!这样可以了吧!」

  二人再度举起酒杯,彼此互乾。

  「对了,妈妈桑的身材,很棒吧!」

  「嗯,的确是没话说。」

  雪乃的肉体突然出现在他脑海里,修司不禁怀念起她来了。

  「还想去吗?」

  「当然想。」

  「那家店里,还有一个叫做夏美的女孩子,她的身材也是一流的哦。下次去的时候,就指名她好了。」

  「叫做夏美吗?我记住了。对了,你曾说过很迷恋一个年纪比你大的女人,到底是谁啊?」

  「唉呀,你不要问这个嘛!」

  「狡猾鬼,这幺神秘兮兮的!」

  在他偷偷注视着齐藤的表情的时候,正好看到墙壁上的挂钟,马上就要十一时了,修司立即反射性的站起身来。

  「不好意思,我去一下洗手间。」

  他的脚步已有些颠跛,还好即时抓住了桌角,保持平衡后,才一步步走过去。

  但是,很不巧的,厕所里都已经有人了。

  除了厕所以外,几乎没有地方可以进行自慰了。「十一时进行自慰」这件事绝对不能中断。

  这时候,他突然想起酒馆旁有个电话亭,而它正位在道路的最里侧,那地方或许没有人吧。

  而且,电话亭旁边还有许多的路树档住,可以说蛮隐密的,在那里自慰的话倒是容易多了。

  修司于是告诉齐藤,想出去买包烟,便走出了小酒馆。这家小酒馆因为地处偏僻,平常来来往往的人就不多,所以电话亭里也是空无一人。

  他不能在这个时候把整条长裤脱掉,只能把手伸进去,一边玩弄着阴茎,一边想念着贵子。

  嫂嫂柔软的嘴唇、细细的脖子、丰满的胸部、纤细的腰身、浑圆的臀部…

  修司的手握着阴茎,脑里不断浮现出贵子的一颦一笑。看着、看着自己的下部坚硬了起来,就要变成一根肉柱了。

  贵子此刻在做什幺呢?

  对了,我打个电话给她看看…

  突然心中起了的灵感,要打消是很困难的。修司便趁着酒意,大胆的开始他的行动。

  他找出电话卡,将它放在电话孔里。

  马上便传出了电话接通的声音。应该从何处开始说起才好呢?

  听到对方抓起了电话,是贵子的声音。

  「喂,我是修司。」

  「喔,是修司啊!你现在在那里呢?」

  贵子的反应有点奇怪,声音还带着些兴奋。

  「我跟朋友在喝酒。」

  「哦,是这样啊…」

  贵子的语气似乎是放心了。

  「哥哥呢?」

  「他说今晚会晚点回来。」

  「那幺,现在只有妳一个人啰!」

  「哎!哎哎…」

  这似乎不像是一向四平八稳的贵子。平常,她不是一个说话会吞吞吐吐的人。

  「现在几点了,妳知道吗?」

  经他这幺一问,修司直觉的感觉出,电话那端似乎有一股极不寻常的气氛传来。

  贵子现在,是不是很兴奋…

  自从他开始告诉她这项自慰的行为后,已经过了三个礼拜了。

  每晚他一边想着贵子,一边进行自慰,不知道对她是否有些什幺影响?

  「我现在ELEVEN自慰。」

  他特别用英语把这个字眼慢慢地说出来。感觉自己像是个催眠师。不,应该说是因为听到贵子仓惶失措的声音,他才想到故意跟她耍花招。

  「现在是什幺时间,妳应该知道吧!我正在电话亭里干那档事呢!」

  「就像我给妳看的那些照片一样,我那个地方已经坚挺起来了喔!喂,妳能想像吗?想必贵子此刻也一定跟我同样兴奋吧!」

  修司没料到这些话会从自己的嘴巴里说出来,连他自己都吓了一跳。接下来应该说些什幺才好呢。不,应该轮到贵子说说话才对。

  「快别这样啊!修司,不要再恶作剧了!」

  「不要,我要你帮忙我自慰。」

  连修司自己都不敢相信,他说这话时居然如此心平气和。或许是藉着酒意,他把平日积压在心里想对贵子表达的情意,这时候都一股脑儿的渲洩出来。

  「贵子,妳现在在做什幺呢?」

  「咦…看、看电视啊!」

  「不是吧,妳一定是在欣赏我那些照片,妳那个地方是不是已经溼了呢?」

  「你别胡说…」

  「我才没胡说,我是说中了妳的心事啊!哈哈哈,我太高兴了。贵子终于对我的」十一时进行自慰「有了反应。喂,妳告诉我,妳今晚做什幺样的打扮?」

  「你问这干嘛…」

  「也许,是光着身子吗?」

  修司毫不加以思索地说出。

  「才不是呢?我穿着连身裤的睡衣。」

  「什幺样的睡衣?」

  「淡粉红色的…」

  「啊啊,是不是领口开得很大的那件?」

  修司的脑里,已出现贵子穿着睡衣的模样。

  「那幺,从现在开始把睡衣脱掉,先脱掉上衣。」

  修司在说这句话的时候,一点也没有犹豫。

  「唉哟,你…」

  虽然听得出来贵子的声音里有些许的惊讶,但语气里并没有强烈拒绝的意味在。

  「贵子,妳真正的心意也是想脱吧?那就快脱啊!让我看看妳的大胸部吧,哈哈哈…」

  修司脸不红心不跳的说着这些卑猥的话,竟觉得好像都与自己无关。在公共电话亭里一边自慰一边打电话挑逗嫂嫂,在以前他是绝对不敢的。

  仅仅这幺短时间,他就有如此大的变化,那也是他始料未及的。

  电话那边传来了移动的声音,嫂嫂一定是顺从了他的命令,正在脱衣服。

  修司的脑里已充满了淫邪的幻想,他急忙鬆开了裤带,解开了长裤的扣子,手指头沾满了唾液后,伸进裤内玩弄自己的阴茎。

  「是不是已经脱掉了。来,把胸部挺起来,让我好好的看一看。哇,那是我所嚮往的乳房呢。啊啊,贵子,我真想在上面吸吮。」

  「啊啊啊,修司,你不要再这样了。」

  「妳不要说些违心之论了,事实上,妳什幺都想。」

  「贵子,妳知道吗?我正在玩我的东西呢,好舒服喔!来吧!贵子也可以玩玩自己的乳房啊,哈哈…」

  此刻电话那端传来了喘息声,修司彷彿看见贵子抚摸着自己乳房的姿态。

  「乳头是不是挺得坚挺了呢?再用点力气揉搓啊!很好玩吧!」

  「啊、啊…」

  他的耳朵已被贵子喘息的呻吟所包围,兴奋的心情里感到非常甘美。

  「感觉很舒服吧!告诉我,是什幺样子的?」

  「乳头挺起来了,觉得很舒服…啊、啊啊…」

  贵子此时的声调语气竟与修司一般相同,修司此时觉得全身精力充沛。

  「再用力揉乳房啊!」

  这是修司所希望见到的。贵子的呼吸越激烈,他越能从中获得快感。

  「我觉得好兴奋哪。快,把睡裤也脱下来吧!快脱啊!贵子,脱到就剩下底裤为止。」

  「不行啊!不可以这样,我…」

  虽然她口里拒绝,可是到目前为止,她几乎都答应修司的任何要求,这点修司深信不疑。

  「妳别再说什幺了,现在底裤里面一定是溼透了吧!快啊!快脱嘛!」

  「…知道啦!」

  「脱了以后就坐在沙发上去。」

  由于是无线电电话,所以可以拿着到处走动。

  果然,不久便听到脚步移动以及身体落坐在沙发上的声音。

  「坐好了以后,把一只脚擡高,两腿儘量张开,以妳最舒服的方式去坐。」

  「啊啊啊,多羞人哪…」

  「怎幺会羞人呢,又没有人看到?」

  贵子身上仅着一件内裤,放恣的分开两腿坐在沙发上的淫蕩体态,修司光凭着想像便觉得头昏目眩。

  他手上握着肉棒,接二连三的在上面摩擦,说不出的快感穿越全身。

  「告诉我,妳现在穿着什幺样的内裤。」

  「…黑、黑色的,还滚着蕾丝花边。」

  「那幺,形状是什幺样子的?」

  「…像朵大菊花模样的。」

  「我知道了,是那种很性感的内裤吧!现在,用妳的手指从裤子上面开始抚摸…可以了,再一次,再加点力气…」

  「啊、啊啊…」

  「把声音叫出来啊,感觉舒服的话,就不妨大声的叫嘛,录音带不就是最好的证明吗?我只要一听到妳的声音,就会特别兴奋噢。」

  「啊啊,太棒了,我们两人能同时进行自慰,是我梦寐以求的。」

  贵子的喘息里还混合了从鼻子发出来的声音,可见她已经陶醉其中了。

  虽然没有亲眼目睹她的动作,但从电话里便可以感爱到现场浓烈的气氛。

  修司确认了没有人走近电话亭后,又开始说话了。

  「接下来,把手指放进内裤里面。不是从正面开始,从两旁…对了,就是那样…告诉我吧,是什幺滋味呢?」

  「啊,好热啊,好热…滑溜溜的…啊啊…有液体跑出来了。」

  「妳现在想的是什幺?」

  「是,是你…」

  「想我什幺?」

  「你的身体的…」

  「是我的宝贝吗?我现在正握着它呢。那幺,妳想这个做什幺呢?」

  「这…」

  「说实话啊!」

  修司迫不及待地,接二连三的逼问她。

  贵子抵挡不住修司一而再、再而三的攻击,索性也豁出去了。

  「想…想亲它。」

  这是修司最希望听到的话,他感动得全身颤抖,继续又说:「我也很希望妳能这幺做。那,妳要亲那里呢?」

  「前面的…」

  「噢,我现在也正在玩着它唷。那地方…啊,真舒服…」

  他一抚摸着龟头,便渐渐地有液体渗出,而一波波的快感随之涌来。

  贵子按奈不住强烈的欲望,兴奋的叫了出来,她此刻已经完全忘了自己的身份。

  修司感到一股胜利的快感贯穿全身,他更加重语气的说:「想要?妳想要什幺呢?说清楚一点啊!」

  「就是你,你那已经硬了的东西啊!」

  「原来如此,那幺,给妳啊!」

  修司听到了她似乎在吸着什幺东西。大概是她把听话器当成是男性的性器在吸吮。由此看来,贵子已完全投入在这场游戏中了。

  「妳就从上面开始舔好了。啊啊,真好,好棒的舌头啊!还有它的周围…」

  「嗯,好,遵命…」

  「啊啊…谢谢妳。」

  修司将自己的手置于肛门周围摩搓着,他一面想像着贵子用舌头为他效劳,不禁沈醉了起来。

  「也让我亲亲妳那个地方吧,快把裤子脱掉。」

  电话亭里的修司那付模样,不管是谁看到了,一定以为这家伙脑筋有问题。幸好,并没有任何人注意他。

  「嗯嗯,好吧!现在换你了。」

  吸吮听话器的声音停止了。修司的脑海里鲜明地浮现出贵子匆忙地脱掉内裤,坐在沙发上张开两腿的姿态。

  「来,脚再张开大点,让我好好看一下。」

  「啊啊,不行了啦!我快裂开了。」

  「妳自己看得见吧!妳那地方是什幺模样?老实地告诉我吧!」

  修司已无法压抑住自己遂次升高的欲望了。

  「啊啊…嗯…溼了,好羞人哪!」

  「啊啊,我光是想像,就觉得头要爆开了。」

  「那地方的毛髮都沾溼了,还闪着光呢!」

  「啊啊,贵子,我、我已经无法忍耐了。」

  已经丧失自制力的修司,用嘴唇押着听话器,夸张的在上面舔着,口里还发出声音。

  「修司,嚐嚐我的…啊啊,太好了!」

  听话器里不断传来贵子的呻吟,沙发倾轧的声音…修司也跟着玩弄自己…

  「好羞人的声音啊!妳这个好色女!」

  那过份激情的表现,修司不禁嘲笑起她来了。

  「是、是啊,我就是这幺好色!」

  通过听话器,明显的可以听到她拨弄爱液的声音。八成她把听话器放在股间上,所以声音才会那幺清楚。

  贵子的喘息自远处传来,那不小的音量混合着她手指的拨弄声,构成了一首奇特的音乐。

  「啊啊,我要!我要插进去。」

  修司在电话亭里大叫起来,引起了路人投来讶异的眼光,但修司已没有时间去管那幺多了。

  「来吧!侵犯我吧!…啊啊啊」贵子也跟着疯狂的叫起来了。

  「啊啊,我来了,我要进去了!」

  修司一边说着,一边前后摇着腰部。

  「啊啊,太棒了…修司,再来…」

  耳边响起了她一连串的娇啼声,接着的声响好像是脚踩在泥泞路上所发出的声音,大概是她已开始把转话器拿来摩擦股间了。

  「啊、啊…」

  修司脑里想像着贵子十分沈醉的姿态,而在此同时,长裤里的精液也喷洒出来了。

***

  当修司回到公寓的时候,已经是半夜一点多了。

  一开门就听到哥哥的怒吼声。

  「妳别胡闹了,贵子!我是因为工作的关係才去那个酒吧,根本没有什幺女人!」

  「可是,人家都打电话来家里了。而且,你西装口袋里的火柴盒上,还写着那个女的电话号码。」

  贵子毫不服输的也跟着大吼。

  「那个不是我写的。那是吉井写的,我拿错了,拿了他的火柴盒。」

  「你别编理由了,你今天晚上,是不是又去找那个女的?」

  「我为了接待客户,没办法才去的。」

  原来,两人吵架的原因是哥哥在外面风流。

  最近,修司虽也感觉到他们两夫妻不太和睦,可是没想到竟然是为了哥哥风流的事。

  而就在二小时前,他才在电话里与贵子淫交,此时修司的心境非常複杂。

  怪不得贵子今晚这幺大胆,她该不是想报复哥哥吧?

  修司一边想着这件事,也不愿跟他们两人打招呼,就逕自回房间,扑倒在床上。

  难道晚上发生的事,只不过是一个巧合…

共1条数据 当前:1/1页 首页 上一页 1 下一页 尾页 
Back to Top